青青青国产在线观看免费

0 Comments

霄灵山脚下,筑基后期仙师韩诺的府邸。由于宗门大阵的守护,因此除非闭关、炼宝等等情况,否则各个修士府邸的小型阵法,通常是不怎么开启的,就算开启也是低耗能的运行状态。

“五行正法?烈儿,你是打算主修这门功法。”

将手中的功法秘卷缓缓摊开于长桌之上,慢慢研读,当速读到修士缺乏的相应灵根,需要以汲取越阶宝物灵气以弥补时,韩诺微微地皱眉。但他又很快的舒展面容,缓缓点头。

“这卷五行正法,为师的确也是有所耳闻的,修炼大成之后可以获得相当于同阶修士的五倍法力,并且有提升筑基成功率的效果。烈儿,你向道之心甚坚,志气不小,为师很欣慰。好,你就修炼这门功法吧。”

说着,韩诺缓缓起身,五指摊开,两道灵光从他腰间的储物袋中飞出,在其手掌中化为两柄法剑。

“白剑七夕、黑剑惊虹,这是一名与为师相争相斗半生宿敌的配剑,我不擅剑术,因此一直都没有炼化它们,其上的禁制还非常厉害,你需要自己以地火慢慢磨开它们,这个过程会很苦,但你既然要修炼这《五行正法》,这苦便是必然要吃的。”

当韩诺把那两柄明显不凡的筑基境法剑放在张烈面前的时候,张烈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本来只是想试探一下自己这个师尊的态度的,毕竟修炼《五行正法》大成后,虽然可以获得同阶修士五倍的法力深厚度,但是过程中所要消耗的修炼资源,也是五倍以上的。

就算韩诺不管,张烈自己去挣这笔资源,门下弟子成材太晚,也是损失师尊利益的。

然而韩诺居然仅仅只是稍稍犹豫,便直接拿出两柄筑基境界的法剑,让自己去补金灵缺失……这不是对徒弟应有的态度,很多的高阶修士对自己儿子都没这么好吧?

“师尊大恩,弟子铭记于心,绝不敢忘。”

“你我师徒一场,你既已下决心,为师便帮你一把,但是你若是修不成这《五行正法》,那从此之后就要脚踏实地,不得再有好高骛远之念了。”

清纯大眼刘海美女静谧午后浪漫写真

“弟子明白。”

“好了,你下去吧。”

韩诺挥了挥手,重新拿起身前长桌上的丹经,阅读起来,张烈双手奉剑,缓缓退走。

在他将要离开自己这位心思难测师尊的府邸之时,房间的门突然毫无征兆的被推开了,一个外貌上看十八九岁的少女正站在半敞的门口,一身通红的道服裙装,整个人就像一团明艳动人得火焰般。因为她的存在,女孩身后的那个佝偻老头,几乎就是毫不起眼了。

“外公,玲儿来看你了,你有没有想我啊。”

火焰般的少女仅仅只是看了张烈一眼,便越过他跑向了韩诺,也因为她的称呼,张烈知道了眼前这对父女是什么人了,为什么可以不经过通传就直接入内。

“晚辈张烈,拜见前辈。”

“嗯,岳父又收徒弟了?一身修为平平,看上去不怎么样吗。”那个跟在少女身后的佝偻老人,上上下下打量张烈一番,感受到张烈散功后的气息,微微皱眉,注意到他手中所持的黑白双剑,就更加的眉头紧锁了。

张烈也不回话,只是恭敬执礼,直到这个有些獐头鼠目的前辈,哼了一声,甩袖走入屋内。

直起身躯,略一思考,然后张烈走出了房间。

“岳父啊,您老人家最近身体状况欠佳,怎么还调教起徒弟来了?我听说一教还教了三个?”

在张烈离开之后,韩玲儿的父亲孙宽,离近那对正在彼此戏乐的祖孙后,小心翼翼看似关切的问候。

然而,韩诺甚至都不愿意多看自己这个女婿一眼,先是冷哼一声,然后过了半晌才缓缓言道:“作为丹师,我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调养是调养不回来了,不趁着这段最后的时间调教出几个像样的弟子,玲儿以后怎么办,靠你这个爹吗?”

“呃,小婿无能,小婿无能。可刚刚出去的那个人,看上去也并不怎么样啊,他的修为似乎还没我高呢,岳父您老人家可别被人骗了,我看您连黑白双剑都借给他了!那两柄灵剑虽被蛟毒所污,灵性大失,但……”

“砰。”

“我这辈子被人骗得最惨的那一次,就是没能禁住玲儿她娘的作闹,让我的女儿嫁给了你!”想到了平生恨事,韩诺几乎把自己面前的长桌都砸爆了,指着孙宽的鼻子就是一顿的臭骂。

直到一旁的外孙女韩玲儿抱着外公手臂轻轻摇晃,为外公拍胸捶背,韩诺才渐渐得平息怒火,缓和过来。

看着身旁外孙女,那酷似亡女的容颜,韩诺心中又是一痛。

“我对你们以后的安排,你们两个蠢蛋就别再指手画脚了,这么多年来,我让你们吃过亏吗?还有,孙宽你那几个破店面,趁早给我关了,我这几年没时间给你炼丹了,不光是新收的这四个徒弟,玲儿我也要好好培养一番,怎么也帮她完成筑基啊。”

另一边,在返回了自己的宅邸之后,张烈通过灵童跑腿购买了一些蕴含灵气的兽血,缓缓涂抹在《五行正法》上面,伴随着兽血的渗透,其上的经文与图形,部都发生了变化。

五行正法在这一刻,变成了五行禁法:

“世界大崩溃之后,天残地缺,天地灵气日益稀薄,作为先天道体的人类,居然绝大多数都不再适合在这个世界修炼了,但我辈终究难忍,愧负列祖列宗传法授业之恩,苦思多年,创出这五行禁法,夺五行灵物,补五行残缺,只是此法血腥残酷,几近魔道,悲哉,天亡我五行宗道统传承……”

这卷隐藏于五行正法原册内的五行禁法,在修士修炼过程中,需要不断以自身植入吞噬五种五行灵物,功法大成之日,可以获得相当于同阶修士二十五倍法力,完成地道筑基,再配合五行正当当中的五行道术,可以说至少在炼气筑基这两个修仙者层级,近乎于纵横无敌了。

当然,修炼如此强横绝伦的功法,所要承受的代价却是时刻要与五行灵物争夺生存权限,你想活,人家也想活命,那种日夕在死亡线上的徘徊的感觉,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因此这禁法开篇就说明了,此功剑走偏锋近乎魔道,至少,也是非寻常修士,可以践行的非常道。

天灵根修士修炼速度奇快,是因为人家单灵根属性,并且灵根隐藏数值在九十以上,这样的人十年苦修就可以炼气境大圆满,七八岁就开始培养修炼的话,可能冲击筑基甚至筑基的时候还不到二十岁。

单灵根修士差一些,同样修炼条件下二十五岁左右也差不多了,更何况炼气九层时就可以吞服筑基丹,并不一定要修炼到炼气境大圆满。

二灵根修士的修炼效率,比单灵根修士慢上一倍,需要二十年以上的时间积蓄法力,杂/三灵根修士的修炼效率慢上三倍,需要三十年以上的时间积蓄法力,伪/四灵根修士的修炼效率慢上四倍,需要四十年以上的时间积蓄法力,这不是指静心修炼不怎么缺乏修仙资源的情况之下,哪怕是炼气境修士,六十岁以后也气血开始枯竭了,这个时候再想筑基,成功几率会直线下降,死亡几率暴涨提升,但很多天赋资质差的修士,这个时候才勉强炼气圆满,拼一下尚且有一线机会,不拼的话就死定了。

不服用筑基丹,强行凭自身功法筑基的修士突破几率,大概是二十分之一到三十分之一。不太细化,因为没有多少修士刻意统计过这个,但除了极端自信,或者实在没有办法的修士以外,不服用筑基丹冲击筑基,在大部分修士眼里,约等于是在自杀。

张烈原本是伪/四灵根修士天赋,但他修炼武道,晋升先天,纯化洗涤灵根成功,他的木、水、火、土四大灵根隐藏数值,都直接破百,因此,在获得四行法术威力增幅的同时,修炼效率却直逼二灵根修士甚至单灵根修士,这也是韩诺愿意培养他的原因。

道心坚定、久历江湖,这种人无论是努力,还是斗法杀伐,都不会弱,只要运气别太差了,再加上韩诺自己这个炼丹师辅助,未来冲击筑基还是很有把握的。

即便四平八稳一点,再修炼像《五行正法》这类注重扎实根基的功法,三十年时间也足够张烈修炼到炼气大圆满境界了,而现在张烈才刚刚十八岁,三十年后也不过四十八岁,距离六十岁气血衰败,十二年的提前量,怎么算也足够了。

房间之内。

在反复的翻阅熟读《五行禁法》之后,张烈甚至盘坐于蒲团之上,简要的运练了一番,五行禁法虽然要求植入吞噬五种五行灵物,但那是至少炼气中期才开始进行的危险禁术,在修炼初期,只要是有灵根的修士都可以修炼这五行禁法功诀,只是体质天赋越不符合,功力越深,冲突越大,轻则陷入瓶颈终生无法突破,重则甚至会反害性命,功力越深,自损越重。

不过张烈伪/四灵根修士天赋,基本符合功法要求,他哪怕修炼到七八成的境界,都不会遭遇什么问题的,更何况,金行灵物,师尊韩诺都已经为他提前准备好了。

稍稍吐纳,揣摩,修炼一番后,张烈起身,重新将那两柄黑白双剑提起,抽出白剑,只见剑身莹莹如玉,不似人间凶器,反倒更近似于艺术品一般,只是其上有着筑基境修士强大的禁制封禁,不将之消除磨灭,这柄剑就只能当作是凡间武器来劈斩使用,无法发挥其作为筑基境法器的威能。

欣赏把玩了片刻,然后张烈左手在翻转之间,有幽幽金红色的火光燃起,正是他的本命之火,伴随着张烈将命火移到白剑下方,初时还并没有什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整柄白剑被笼罩覆盖上一层深红之色,微微震鸣起来,这明显是原主人禁制封禁受到冲击的特征。

白剑七夕有危险时,放置在一旁的黑剑惊芒嗡鸣作响起来,甚至在没人碰触的情况下,出鞘数寸,黑色水晶般的半透明剑身之上,杀机流溢,这一幕连张烈都因此吓了一跳,只觉得这两柄法剑的灵性,强得有些超乎自己想象。

但即便是被惊止,该试探的还是试探出来了,这道命火具备着消磨黑白双剑禁制的资格,只是现在还有一些蝼蚁撼树,随着自身修为强度的提升,命火对于禁制的消磨效果也会提升,这就大大加速了自己消磨掉双剑禁制的效率。

并且,在这些年的揣摩中,张烈也早已然确定,命火神通对于修仙者的炼丹炼器技艺也有着巨大的意义。

仙门百艺当中,炼丹炼器技艺,在百艺当中是属一属二的重要,但是培养一名炼丹师、炼器师的成本,却是连大宗门、大家族都吃不消的,因为前期的投入与消耗都太高了。

而张烈掌握了拥有炼化、提炼能力的命火,即便是炼丹亦或者炼器失败,他也可以把精华物质从废丹、废器中重新提炼出来,虽然转化率不可能是百分之百的,但即便是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反复利用率,张烈掌握并熟练这两门技艺的成本,也大幅度降低了。

更何况,在这几天的时间当中,张烈已经很清楚的知道,师尊韩诺,是一位技艺相当不凡的炼丹师。

“有了炼丹术作为辅助提升资源,那么定一个小目标吧。十年之内,筑基成功!”目光扫视过房间内的功法秘卷与黑白双剑,心中盘算了一下自身拥有的修仙资源,张烈以一种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这声音,这样低声语道。

十年之后,张烈二十八岁,那个时候,整个修仙世界都应该已经处于巨大的动荡中了。

……………………

平静安宁的日子,一日复一日,仿佛一瞬而过似的,六年的光阴,就这么消逝划过了。

明州七大派,千竹山教,丹房深处的一间地火室里,一樽巨大的黄铜丹炉正缓缓地转动着,在炽热的地脉火焰灼烧下,丹炉整体散发着惊人的热量,把整个房间变得犹如烤炉般。

在房间之内,一位散发无须,身材魁梧的青年男子盘膝而端坐,将铜炉扩散的高温视若等闲,就这么直接把手掌贴在炉壁上,仿佛在体察感应着什么。

突然,他的目光一凝,也不见作势,其体内的雄浑法力蓦然转为火行,其四周虚空当中,蓦然升腾变化出四团金红色的火焰,紧接着,四大团金红色的火焰犹如流水一般地尽数涌向了炼丹炉。

“起!”青年修士低喝一声,丹炉的上半截顶盖应声飞出,“咚”的撞到丹房棚顶,紧接着砸落在地面上,肉眼可见的已经变了形状。

对此,青年修士看都不看上一眼,因为有十多枚犹如生出灵性般的圆形金球,冲炉而出,漫天飞舞着,就犹如刚刚诞生的生灵一般,伴随着金红色的炎辉散落,它们欢天喜地地注视着这个世界。

张烈等待了片刻,在它们身上的能量扩散得差不多之后,才将取出丹瓶,将之倒数收拢起来:二阶上品灵丹回元补天丸,虽然并不是什么特别高阶的灵药,但是对于筑基境修士来说,也能起到很好的治疗伤势、恢复法力效果,最重要的是品相越好,丹毒越低,甚至还有固本培元之效,否则此丹也不会被称为补天丸。

这种灵丹,对于炼气境修士来说,基本上等于是一丹一命,名副其实。将十二枚回元补天丸收入存丹玉瓶之内,张烈将之收起来。

(此丹的品相会如此之好,一部分原因是我炼的次数多,另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在炼丹之前,就已经把精华成分炼化出来了,如此一来,成丹几率更高,丹药品相更好。对于其它炼丹师来说,却是非战之罪。)这样思索着,张烈收拾东西、背负双剑走出地火炼丹房。

“张师兄,韩仙师传符来召,要您在完成炼丹之后,前往碧琼园。”

“好的,知道了,多谢师弟通报。”言说着,张烈扔给这名外门师弟一枚下品灵石。

当然并不是每一次都给的,只是这一次炼上品灵丹成功,心情大好,更何况对这些执事杂役的小师弟们稍好一些,但凡自己预约丹火室,自己用得熟手的丹火室都会给特意空出来,能报账公损的他们也都报账公损,虽然自己并不差那几枚灵石,但方方面面都有人鞍前马后的为自己处理妥当,一心炼丹就好,这还是很舒心的。

作为明州七大修仙门派之一,千竹山教为宗门内真传及以上的修士,都准备了私人的药园,甚至提供性价比相当不俗的良种,对于老牌的筑基甚至结丹境修士而言,仅仅只是他们药园就已经价值不菲了,因为修仙世界的灵药,基本上是灵气积累越多,年头越长,价值就越高。当然,品种太差的灵药,也无法积累凝聚太多的灵气。

除了身上的道服,峨冠、芒鞋、清心玉佩,黑白双剑以外,张烈脖颈上还挂着一只通体凝碧的古玉,虽然是小了一点,但是依然头角峥嵘、灵气盎然。

当御剑来到师尊的府邸,碧琼园之时,三师弟安士杰,四师弟金祖志,五师妹叶灵,以及师尊韩诺的外孙女韩灵儿,已经在韩诺的带领下松土耕作了。

虽然千竹山教精通傀儡御术,绝大部分的灵植夫农耕作业,都可以通过傀儡来完成,但药园毕竟跟农园不一样,精贵太多了,因为自己动手还是必要的,尤其是对于炼丹师来说,单纯丹术高明不行,药材、灵植多少也要懂些,张烈就是因为不耐于修学这些杂学,被韩诺训斥过,那可是近乎绝无仅有的少见训斥,当时令安士杰、金祖志、叶灵他们,心里别提多爽了。

“张师兄,您来了!”

“元烈师兄,元烈师兄!”

一见张烈驾驭剑光飞来,安士杰、金祖志、叶灵等人部都迸发出惊人的热情,别管心里面多么羡慕嫉妒恨,但六年时间,从无到有的冲到炼气八成修为,外加二阶炼丹师,无论是安士杰、金祖志、还是叶灵,甚至是千竹山教上上下下,都要写个服字。

现在连千竹山教的宗主掌门人都不敢轻忽得罪张烈,当然,整个门派实际执掌于元婴老祖手中,结丹宗师真人是统治阶层,哪怕是千竹山教的宗主掌门,也不过是一个地位高些打工仔罢了,虽然是明州修士界,几乎无论敢冒犯触怒的高级打工仔。

外人尚且如此,同门师兄弟若是还不知道该处好关系的话,那就是脑子不大好了,能修炼到一定境界的修士,基本上没有傻子,因此对于张烈,三师弟安士杰,四师弟金祖志,五师妹叶灵,基本上热情至谄媚,有求必应,对自己爹妈父祖都没有这么热情孝顺过。

见那个自己最为满意的弟子御剑飞来,韩诺也缓缓直起身,对于他们师兄弟之间兄友弟恭的气氛十分满意,抚须微笑道:“烈儿,又住在丹房里面死活不出门了吧?你长年霸着一品丹室,掌门都找我抱怨过好几次了……罢了,你这次炼出什么好东西了,拿来给为师看看。”

韩诺原本的心思,是特殊照顾张烈,同时让他和其它师兄弟的关系处不好,受到排挤,如此一来,自己性情活泼的外孙女,便是这名弟子唯一的朋友了,以自己外孙女的仙姿妙态,天长日久还怕生不出感情来?自己不看着一点,怕是元婴都能生出来。

然而,这八年间张烈却表现出非常夸张的炼丹术天赋,再加上自己的特殊照顾,八年时间,在保持修为修炼至五行正法第八层时,更是将炼丹术直接冲到了二阶境界,炼气境修士,炼出了筑基境修士可以正常使用的灵丹,导致自己的计划完破产了,只要是修仙之人,谁敢轻易得罪高阶炼丹师?

只可惜,这小子炼丹成狂,对自己外孙女并不怎么感兴趣。

听到师尊韩诺的话,张烈取出在来的路上,早就已经准备好的玉瓶,以双手递给韩诺。

解开封禁,在丹气稍稍散溢之时,韩诺就已经神色一变了,轻声惊呼道:“上品回元补天丸?”

回元补天丸?上品!

听到师尊的惊叹,身旁几名师弟师妹的眼睛都红了,回元补天丸本身就已经是筑基灵丹了,再丹成上品,这个二师兄的炼丹师境界,已经到多么夸张的地步了?!

“一炉只成丹三颗,你小子又用填炉法强行提升丹药品阶,居然还让你成功了,狗运啊,狗运。”

“师尊,这是技术!”

“我说你狗运就是狗运。”

所谓的填炉法,就是一炉丹药大半尽毁为代价,填炼出几颗品相上成的灵丹,因为哪怕是同类丹药,上品丹的价值也是远远高于中品丹下品丹的,但是使用填炉法,虽然有可能让二阶中品炼丹师炼出上品灵丹,但却有可能冒着炉灵药尽毁的危险,并且这个几率还不低。

因此,哪怕此时此刻明知道灵丹已成,韩诺还是气得笑骂,这一炉灵丹若是毁了,把张烈这几年的炼丹收益赔上,也不够赔的。

笑骂片刻,然后韩诺有些气息不匀的稍稍喘息,轻咳了两声:“好了,好了,此丹我一会给你送去宗门,你不用再管这个任务了,等着收宗门功勋也就是了。”

“现在,烈儿你去那边锄地,再让我发现你偷奸耍滑,定不轻饶。”

“遵命,师尊。”

见张烈再一次被安排到韩玲儿的身旁,同样也在劳作的安士杰,金祖志,叶灵三人暗地里交换眼色。

其实八年过去,他们三个也隐隐看出来了,师尊韩诺对于二师兄张烈的培养,根本就不是在培养弟子,而是在培养外孙女婿加弟子。更何况这个张烈师兄,也的确是艺业了得,自己等人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怨的了,和这位师兄处好了,以后的筑基丹就有着落了。

即便是千竹山教这样的大宗大派,底蕴深厚,筑基丹也并不是无限量供应的,十年一次开炉,成丹总量不定,但每一枚筑基丹虽然仅仅只是二阶灵丹,作价却要至少一万宗门功勋,就这还要考量其它标准,并且有价无市。大宗门尚且如此,散修就更不要提了,基本上只能拿命死冲一把了。

“师尊倒是一心想培养出一个外孙女婿,可惜也得看看二师兄愿不愿意啊。强拧的瓜,可不甜。”劳作着,叶灵低着轻声语道。

在她身旁左右的安士杰,金祖志连连应是,却彼此互望一眼,能够感到五师妹对师尊的怨恨,快要压不住了。

师兄弟们一开始相处的时候,张烈独来独往,是最不受待见的一个,即便是被韩诺特意安排在张烈身边的韩玲儿,也觉得这位师兄太闷了,不及三师弟、四师弟能逗自己开心,五师妹体贴知趣。

然而这八年下来,安士杰与金祖志隐隐感受到师尊韩诺身体的异样,虽然正常来说,筑基境修士寿数两百往上,若是精于炼丹、养生,寿命还能更高,但若是因为某些原因损伤元气,那寿命就会因此降低了:如走火入魔,如重伤难愈。

意识到这一点,安士杰与金祖志对韩玲儿的兴趣顿时就剧降了,虽然韩玲儿本身也很美貌,但是修仙者本身就不缺美人儿的,在张烈成为千竹山教真传弟子后,连张烈的爷爷张天载都可以连娶十二房年轻貌美的凡人小妾,更遑论他们两个,凡人小姑娘还乖巧听话。

这种修仙者对于凡人资源的掠夺,虽然是有些贪婪,但是也因此杜绝了凡间世俗扼杀女婴的恶习,女孩子不再是赔钱货,养成之后反而是价值可观的奢侈品,如此一来,即便是贫穷人家也不会杀害女婴,所以利弊好坏,有时候要辩证来看。

在碧琼园里劳作半天,韩玲儿虽然也不时凑过来说话,但张烈发挥多年钢铁直男素养,微笑间把韩玲儿憋得脑仁都疼,仅仅只是碧琼园就已经是一份不小的产业了,韩诺也是继承于自己师尊之手,总的培养经营时间超过两百年,除了师徒间的经营以外,还要布置大量灵竹傀儡,还要雇佣可以信得过,有灵植经验的宗门弟子照料,但是这等家业,凭玲儿和那个废物孙宽,却根本不可能支撑得起来。

眼看着外孙女和自己最中意的弟子,似乎有些聊不到一起去,韩诺轻轻摇头,微微得叹。

在劳作完毕,返回自身府邸之后。

张烈开始修炼起千竹山教非真传弟子不得传授,独有修炼神识秘法养神诀,两世为人,神识积累本就比其它同阶修士来得更加深厚,再修炼这养神诀,更加优势提升。

修炼过一个秘法流程之后,则开始修炼五行禁法,因为已经磨开黑白双剑的封禁禁制,因此张烈的金属性灵根已经补,法力比大多数同阶修士深厚一倍,并且修炼一切金行法术,都有加持效果。

一个炼气修士的作息,通常是六个时辰修炼,四个时辰睡眠,两个时辰饮食休整的,不部都是这样但是大多如此,一个月有一到两天休整,这是指没有其它事务的情况下。

张烈之所以无法喜欢大师姐韩玲儿,却是因为自己这位大师姐,在天赋资质不错、修炼资源完满足供应的情况下,每天修炼不足八个小时,并且修炼效率也很低,她根本就是无意大道的,这也就注定了,韩玲儿与张烈根本就是两种人。

PS:呜呜呜呜,兄弟们,我错了,我不该装B,你们快回来订阅吧。订阅暴降到原本追订的三分之一,收入恐怕连三分之一都没有了,真的撑不住了。你们再不回来,胖奶奶一定会亲手杀掉我的:大杀四方、致残打击、无情铁手,胖奶奶断头台……啊啊啊啊啊,救命啊!!要死了,要死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