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优馆最旧的版本二维码

0 Comments

小孙看到玉藻去而复返,脸色还不太好,看样追击八歧不算很顺利。

今天的事情,好像有点乱套,小孙压根没想到灵子母和玉藻会来掺和一脚,也不知道是她们忍不住要冒头,还是有别的什么压力。

把烟点上以后,凑到了佟爱家的身边。

“老小子,我三舅,下去没事吧?

是对症下药吗?”

佟爱家对于小孙的理解,还是比较深刻的,毕竟弟弟在安心便当呆过,内部人员构成基本摸清了。

安心便当的各路人才,小孙绝对在第一梯队,算是与蔡根最亲近的人了。

“你就不叫点好听啊?尊老爱幼很难吗?”

小孙呵呵一笑,看样刚才贞水茵讲西游记,佟爱家没听到,让他弟弟听了。

“我叫你老小子,就算是最好听的了,如果真按照尊老爱幼说话的,呵呵”

没有理会小孙的呵呵,佟爱家向着小孙伸出了两根手指,显然是强控蔡根习惯了。

结果小孙巍巍不动,还好旁边有贞水茵,学着蔡根的样子,给佟爱家把烟给点上了。

清甜美女午后休憩

“哎呀,佟大爷,你就给我们交个底呗,当家的下去顶风冒雪,我们也不安心啊。”

虽然,佟爱家更看不上贞水茵,但是也没再装。

“蔡根如果真是觉醒苦神,下面的事情,也只能他来解决。

至于是不是对症,取决于他觉醒的程度,这也是我比较担心的。

以往下去答对祖魂的时候,他们的性情因为熬得时间太长,已经变得很偏激,也很极端了。

说句不好听的,他们现在比青春期的小青年还躁动。

没有什么针对性的法门,我看是无解的。

当然了,这是站在我的角度来说,谁知道蔡根有啥过人之处啊。”

小孙听到佟爱家的话,心里突然感觉很是没底。

三十晚上,从大坑回来,蔡根就已经转职练小号了。

以往的无敌自杀**,暂时只能张耗子撑场面。

根据蔡根的分析,张耗子比较废物,相当废物。

今天这个活儿,有点难搞了。

段晓红也凑了上来,听到佟爱家话,吸引了她。

“老头,你以前经常下去吗?

扫墓还是烧纸啊?

下面啥情况?

如果完事了,能开放参观吗?”

参观你大爷,佟爱家差点没骂出口,只是碍于身份与年龄,跟一个酒蒙子一般见识,很掉价。

“不能开放参观,那是我们

来者何人,此处乃萨满教禁地,速速退去。”

佟爱家如临大敌一般,瞬间启动了保你安然无恙大阵。

就连头辈太爷,也再次出现。

一众萨满教的巫师,好像也感受到了危险,提高了警惕。

此时,从太清沟的边缘,悠闲的走来了两个人。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红衣喇嘛,身材枯槁,满脸皱纹,很是高大,枣红色喇嘛服像是挂在衣架上,忽忽悠悠。

后面跟着一个女人,穿着职业装,脑袋上还缠着一圈纱布,走的小心翼翼,不敢越过老人半步,又紧紧跟随。

“阿弥陀佛,我们没有恶意。

感受到此地有邪祟出世,我佛慈悲,前来度化。”

一句话还没说完,两个人已经走到了众人的近前。

佟爱家不认识前面的喇嘛,但是后面跟着女人,却很熟悉。

“我用你渡个屁,你们算是干啥地啊?

我萨满教与西方佛教,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

咋地,今天是要翻脸吗?

月宫仙子,上次让你跑了,还不死心吗?”

穆恩低着头,摆出了一乖宝宝的样子,好像举钵罗汉在这,压根没有她说话的资格。

举钵罗汉一改对待穆恩的粗暴态度,化身了得道高僧的形象,温和的一笑。

“施主,此言差矣。

我佛说,众生平等,对于人世间的原生教派,一直本着互相尊重的理念,怎会有与你们交恶的想法。

只是,你们萨满教在修行上走了歧路,落了下乘,很难到达西方极乐,我看着很心痛啊”

举钵罗汉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颗烟头突兀的出现,砸在他的脸上,火星四溅。

小孙率先表达了不满,实在不想听他墨迹,尤其他还和穆恩在一起,今天绝对不能善了。

这俩人和灵子母就是两回事了,没得谈,蔡根在这早就动手了。

小孙觉得,自己虽然不能动手,但是当个导火索也行啊,赶紧打起来,顺便也看看萨满教遇到西边怂不怂。

“别装犊子,你说的是人话啊?

人家自己的祖宗,用你度化个毛线啊?

咋地,来刨萨满教的祖坟啊?”

刨祖坟?

这三个字在萨满巫师的耳朵里,实在太敏感了。

不等佟爱家的命令,在萨满巫师的阵营里,冲出了一个半身人。

也就是猴子大小,精瘦精瘦,三只眼睛,带着犬齿,用那迅捷无比的速度,一拳砸向举钵罗汉的脑袋。

“秃驴,你刨谁?”

“战神敖都玛玛?

你怎么还是这样冲动呢?”

嘴上说的云淡风轻,举钵罗汉行动一点也不轻松。

先是举起了双臂来阻挡这一拳,感觉有点不把握,又退后躬下了一条腿,做为缓冲。

两人交手的瞬间,发出了金属的碰撞声。

再看举钵罗汉,直接变成了一个金人,浑身发出了金属的光泽。

穆恩在旁边看得都傻眼了。

这个战神敖都玛玛这么厉害吗?

一拳把罗汉金身都打出来了?

那上次自己去萨满教家门口,确实捡回来一条命啊。

举钵罗汉虽然硬扛住了敖都玛玛的一拳,身子也是往下一矮,借助这一拳的冲击力,直接破除了大阵的防御,踩碎了脚下的冰面,顺势就掉入湖水中。

完进入水中以前,一把抓住了穆恩的脚脖子,把她也拉了下去。

这一幕发生的实在太快了,敖都玛玛再想阻拦,已然来不及了,懊恼的在冰窟窿前转了好几圈,骂骂咧咧的回到萨满阵中。

小孙一看,有点着急了,穆恩带着个罗汉下去,不是给蔡根增加难度吗?

“老小子,你不追啊?”

佟爱家看了看冰窟窿,又想了想刚才看到的罗汉金身,事情有点复杂了。

权衡利弊一番,佟爱家恶狠狠的摇了摇头。

“下去就下去吧,敖都玛玛都没一下敲死,货真价实的罗汉金身呢,不过也翻不出什么大水花。”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