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芭乐视频

0 Comments

付拾一晚上做菜就简单得多。

炒一个莴笋叶,炒一个空心菜。

肉菜就来一个白斩鸡。

最后再来一个鸡蛋空心菜尖作为汤菜。

莴笋叶和空心菜炒起来都简单,关键就是在于一个蒜蓉火候,一定不能让蒜蓉糊了。否则味道不够香不说,蒜蓉还发苦。

而白斩鸡就比较考验火候拿捏。

白斩鸡的肉,一定要嫩,嫩得切开鸡肉,骨头都还见红,吃起来口感才最好。

而要口感好,一定要选择年轻的鸡。

连体重都要严格控制在两斤之内。

所以选三黄鸡是最合适的。三黄鸡因羽毛黄、爪黄、喙黄,所以被明朝朱元璋赐名。

当然,现在也有这种鸡。只是不叫这个名罢了。

三黄鸡成年在三斤到四斤左右,最适合做白斩鸡。

冬日甜美姑娘暖阳唯美写真集

而且如果体重在两斤半左右,就更好了。

三黄鸡放血去毛,内脏掏干净,再将鸡爪折断塞进鸡肚子里,锅中放入水,米酒,姜片和几颗花椒。

这里花椒就不是为了麻,而是为了去除腥味。

尤其注意是,那水一定要没过整个鸡。

冷水下锅,盖上锅盖后,就大火烧开。

水开后,数三分钟,再熄火闷上半个小时也就是两刻钟。

中间一定不能打开锅盖。因为要用水的温度,将整个鸡焖熟了。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鸡肉是最嫩。

而这个时候,就要去准备一锅凉水,最好是刚打上来的井水,有条件加点冰块——

这样鸡一出锅,立刻给它来个凉水澡,就能保证皮是脆嫩紧致,而不是松散油腻。

鸡肉凉下来,立刻捞出剁成块——为了讲究摆盘,付拾一剁得很整齐。摆放在碟子里后,再将刚才用红萝卜薄片组装成的玫瑰花放在鸡头旁边,又去掐两片香菜叶子作为花叶点缀。

这样一盘鸡肉,无形之中,就精致了许多。

付拾一很满意的点点头:我真是个有审美的人啊。

付拾一再调一碗蘸料:蒜末放入碗里,用热油倒入炸一下,然后加入酱油和一点醋,再来一点葱花和熟芝麻——

菜一上桌,张春盛就盯着那朵玫瑰花研究了半天。

直到阿玫惊喜的叫起来:“好好吃!好香呀!”

付拾一矜持的对着大家微笑点头,夹起一块鸡肉蘸了一下料,这才放入口中。

没有味道的鸡肉,沾了这个料之后,那味道简直是丰富清爽。这样炎热的夏天,更是让人莫名口齿生津,胃口大开。

鸡肉是嫩而不柴的。鸡皮也没有丝毫油腻感,反而有一种脆嫩,又有弹性的感觉。

所有人都动了筷子,张春盛也来了一块。

然后他整个表情都亮了。

不过亮了之后又忽然黯淡下去,连一贯毒舌也没了,只剩下垂头丧气:“我的手艺,的确不及小娘子一半。”

付拾一斜睨他,贼笑:废话,你和我的差距,那是上千年!虽然我不是新东方毕业的,可我好歹也是正经吃货!来到了大唐,我做的最多研究,是做菜!

付拾一咳嗽一声,装得像模像样:“没关系,我教你。”

张春盛再这一瞬间,几乎是激动得浑身发抖:“真的?小娘子你真的肯教我——”

付拾一都被张春盛这幅样子弄得有些不自在:“这没什么的……”

张春盛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放下碗筷就站起来,直接朝着付拾一跪下去,二话不说就来了个响头:“我张春盛发誓,这一辈子,生是小娘子的人,死是小娘子的鬼,绝不会背叛付小娘子,更不会将小娘子菜谱外传半个字!”

付拾一懵了。

张春盛以为付拾一还不够满意,当下毫不犹豫:“小娘子有什么要求只管提!不管任何时候,我都会听小娘子的话!我还会发下毒誓——”

付拾一回过神来。

然后哭笑不得。

她想起来了:这是唐朝。这是一个信息高度不公开的时代。各种技艺,要么是祖传,要么是拜师。哪一样都不是有钱就能学的。自己这样一开口说要交给张春盛,张春盛自然就会觉得自己是要收徒弟。

但是问题来了。张春盛是个卖身的奴仆。

所以张春盛心里觉得他自己是没资格的。

所以这会儿反应才这么夸张。

付拾一想明白了,不知道是该心疼张春盛,还是该惋惜这个时代。

不过面对燕娘他们几个的注目,付拾一清了清嗓子,装模作样说道:“那你记得今日的话。以后我说什么,你不许不听。头一桩,我就要你答应我,以后别动不动就说跳河寻死。我不想教出来个大厨,还没给我赚够银子,人就没了。”

张春盛毫不犹豫:“我听付小娘子的!”

付拾一:好气哦,之前他怎么就没这么听话呢?

付拾一让刘大郎将张春盛扶起来,然后大手一挥,拿出一家之主的气势:“吃饭!”

众人就埋头吃饭,风卷残云——

张春盛吃过饭,莫名殷勤起来:“小娘子渴不渴,我给您倒水?”

付拾一:“……我刚喝过一碗汤。”

又过片刻,张春盛又凑上来:“小娘子累不累,我给您捏腿?”

不用付拾一拒绝,燕娘就笑骂:“胡说什么!小娘子是女郎,哪能让你捏腿!你快去歇一歇吧!干了一天活还不累?”

然后燕娘将张春盛撵走了。

付拾一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脯:“他这样我还真不适应。”

燕娘真知灼见:“他就是这一会儿,过两天自己就平静下来了。不过他是真高兴。我还没见过他这样。”

付拾一笑着摇扇子:“说明他是真适合做厨子。也好,咱们不缺大厨了。”

燕娘擦桌子:“小娘子对他也是真好。他也该好好报答小娘子。”

顿了顿,补上一句:“我也是。”

付拾一笑眯眯:“你们对我最大的报答,就是好好过日子,咱们一起把日子过红火了。赚钱,穿好衣,吃好饭,住大院子——”

燕娘也笑了:“跟着小娘子,一定会有这么一天的。”

付拾一也很憧憬:“到时候我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多自在!”

燕娘于是问她:“那小娘子想做什么?”

付拾一:好像还是开饭馆,当法医……

标签: